首页 | 中国经济与法治 | 中国经济政策解读 | 全球经济合作 | 中国区域经济项目合作 | 国际商务活动 | 产业跨界合作 | 中国智库 | 万贤会沙龙
廉政法治建设基地 | 中国企业讲师团培训活动 | 中国经济高端人才库 | 中国法治人才库 | 中外企业经典案例 | 中外企业家经理人风采 | 培训学员信息查询
首页 >> 欧洲国家和地区 >> 阿尔巴尼亚
阿尔巴尼亚简介
来源:世界经济合作网   |   点击数:719   |   日期:2010-08-06 9:54:31

百科名片

位于东南欧巴尔干半岛西岸,北接塞尔维亚和黑山,东北与马其顿相连,东南邻希腊,西濒亚得里亚海和伊奥尼亚海,隔奥特朗托海峡与意大利相望。海岸线长472公里。山地和丘陵占全国面积的3/4,西部沿海为平原。属亚热带地中海型气候。 东部为迪纳拉山脉南延部分,一般海拔1000-2000米,最高峰耶泽尔察山,海拔2694米。山间多河谷盆地。山脉西侧是海拔200-1000米的丘陵。
中文名称: 阿尔巴尼亚共和国
英文名称: The Republic of Albania
简称: 阿尔巴尼亚
所属洲: 欧洲
首都: 地拉那
主要城市: 科尔察、斯库台、都拉斯和费里。
货币: 列克
政治体制: 共和制
国家领袖: 巴米尔·托皮
人口数量: 363.9453万
主要民族: 阿尔巴尼亚族

目录[隐藏]

基本概况
  1. 国家政要
  2. 所属组织
  3. 宗教
  4. 首都
  5. 国庆日
  6. 国旗
  7. 国花
  8. 国歌
地理
  1. 位置
  2. 面积
人口
行政区划
历史沿革
政治
  1. 议会
  2. 政府
  3. 司法机构
军事
经济


  

基本概况

  阿尔巴尼亚语Shqipēria
  英文名称:The Republic of Albania
  英文简称:ALB
  代 码:AL
  

语 言:阿尔巴尼亚语为官方用语。

国家政要

  总理萨利·贝里沙 ,2005年9月任职;副总理兼外长梅塔;总统巴米尔·托皮。

所属组织

  北约组织成员国(2009年4月1日同时与克罗地亚正式加入北约)。2009年4月28日阿尔巴尼亚总理贝里沙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向欧盟轮值主席国捷克总理托波拉内克正式递交了阿尔巴尼亚加入欧盟的申请;2009年底欧盟批准了阿尔巴尼亚的入盟申请。

宗教

  宗教信仰于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统治时期遭到官方查禁,当时阿尔巴尼亚宣称其为世界第一个,也是唯一的无神论国家。受此影响,尽管如今阿尔巴尼亚人民得到信仰宗教的自由,境内容许各种宗教教派流传,但无神论以及不可知论者仍占总人口高达70.12%的比例。其他宗教主要包括东正教(10.33%)、伊斯兰教逊尼派(9.43%)、天主教(8.09%)、伊斯兰教苏菲派拜克塔什教团(1.27%)、新教等。而在1930年阿尔巴尼亚王国时期,该国的穆斯林占70%(50%属逊尼派,20%属苏菲派拜克塔什教团),东正教徒占20%,天主教徒占10%。目前阿尔巴尼亚所有宗教的信徒都能和平的相处,少有宗教狂热的问题。跨宗教的联姻十分常见,归功于对阿尔巴尼亚强大的国家认同感,令不同信仰的阿尔巴尼亚人都能团结在一起。

首都

  首都地拉那(Tirana)。境内多山,地中海气候。工业在经济中占主要地位,世界主要铬矿石生产国之一。

国庆日

  11月28日为独立节(1912年始),11月29日解放日(1944年始)。

国旗

  国旗呈长方形,长与宽之比为7:5。旗地为深红色,中央绘有一只黑色的双头鹰。阿尔巴尼亚号称“山鹰之国”,鹰被认为是民族英雄斯坎德培的象征。1939年意大利侵略阿尔巴尼亚,双头鹰标志的国旗被取消,但人民在抗击占领军的游击战争中,仍然使用绘有双头鹰的国旗。1946年阿尔巴尼亚共和国成立,国旗上增添了一颗镶黄边的红五星,1994年4月红五星被取消。
  
国徽:阿尔巴尼亚国徽中心图案为一只守护国土的黑色双头鹰,上侧有象征丰收的金黄色麦穗组成的花环,表示阿尔巴尼亚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国。

国花

  胭脂虫栎(壳斗科)

国歌

  阿尔巴尼亚共和国国歌
  

阿尔巴尼亚共和国国歌歌词:
  Rreth flamurit tē pērbashkuar 团结在统一的旗帜下
  Me njē deshirē, me njē qēllim 抱着一个希望、一个目的
  Tē gjithē Atij duke u betuar 全体人民都信仰这旗帜
  Tē lidhim besēn pēr shpētim 我们把她和对救国的信仰连在一起
  Prej lufte veç ai largohet 只有生来就是叛徒的人
  Qē ēshtē lindur tradhētor 才会从战斗中逃跑
  Kush ēshtē burrē nuk frikohet 谁是男儿就不会被吓倒
  Po vdes, po vdes si njē dēshmor 我将作为烈士而牺牲,牺牲
  Nē dorē armēt do t’i mbajmē 我们将手拿武器
  Tē mbrojmē Atdheun nē çdo vend, 在任何地方保卫祖国
  Tē drejtat tona ne si ndajmē 我们怎样分享我们的权利
  Kētu armiqte skanē vend 在这里敌人都没有份
  Se Zoti vet e tha me gojē 即使上帝亲口说
  Qē kombe shuhen pērmbi dhe 要地上的民族统统消灭
  Po Shqipēria do tē rrojē 阿尔巴尼亚也将生存
  Pēr tē, pēr tē luftojmē ne 我们在为你,为你战斗

地理

位置

  面积为28748平方公里。位于东南欧巴尔干半岛西岸。北接塞尔维亚(南斯拉夫),东北与马其顿相连,东南邻希腊,西濒亚得里亚海和伊奥尼亚海,隔奥特朗托海峡与意大利相望。海岸线长472公里。山地和丘陵占全国面积的3/4,西部沿海为平原。属亚热带地中海型气候。。

面积

  28,784平方公里(11,100平方英里)。

人口

  

363.9453万(2009年)。主要民族是阿尔巴尼亚族(98.6%),希腊族(1.17%),以及马其顿、黑山、塞尔维亚、克罗地亚等斯拉夫民族。全国通用阿尔巴尼亚语。

行政区划

  根据部长会议1994年作出的决定,阿尔巴尼亚现设省(Qarqe,单数为Qarku)、区(Rrethi)、乡(Lokaliteteve)、村。全国共有12个省,36个区。
  
省和区名 COK C2001.4.1 面积 首府 CC2001
培拉特 Berat 1 193,855 1,802 培拉特 Berat
培拉特 Berat 30 128,410 915 培拉特 Berat 40,112
库乔亚* Kuçovë 31 35,571 112 库乔亚 Kuçovë 18,000
斯克拉巴里 Skrapar 32 29,874 775 乔尔沃达 Corovodë
都拉斯 Durrës 2 247,345 827 都拉斯 Durrës
都拉斯 Durrës 35 182,988 455 都拉斯 Durrës 99,546
克鲁亚 Krujë 36 64,357 372 克鲁亚 Krujë
爱尔巴桑 Elbasan 3 366,137 3,278 爱尔巴桑 Elbasan
爱尔巴桑 Elbasan 40 224,974 1,290 爱尔巴桑 Elbasan 87,797
格拉姆什 Gramsh 41 35,723 695 格拉姆什 Gramsh
利布拉什德 Librazhd 42 72,520 1,102 利布拉什德 Librazhd
波钦*Peqin 43 32,920 191 波钦 Peqin
费里 Fier 4 384,386 1,887 费里 Fier
费里 Fier 45 200,154 850 费里 Fier 56,297
卢什涅 Lushnjë 46 144,351 712 卢什涅 Lushnjë 32,580
马拉卡斯特* Mallakastër 47 39,881 325 巴尔什 Ballsh
吉诺卡斯特 Gjirokastër 5 114,293 2,883 吉诺卡斯特 Gjirokastër
吉诺卡斯特 Gjirokastër 50 55,991 1,137 吉诺卡斯特 Gjirokastër
佩尔梅特 Përmet 51 25,837 929 佩尔梅特 Përmet
台佩莱纳 Tepelenë 52 32,465 817 台佩莱纳 Tepelenë
科尔察 Korçë 6 266,322 3,711 科尔察 Korçë
戴约尔* Devoll 55 34,744 429 比利什特 Bilisht
科洛涅 Kolonjë 56 17,179 805 爱尔塞克 Erseke
科尔察 Korçë 57 143,499 1,752 科尔察 Korçë 55,130
波格拉德茨 Pogradec 58 70,900 725 波格拉德茨 Pogradec
库克斯 Kukës 7 112,050 2,373 库克斯 Kukës
哈斯* Has 60 19,842 374 克鲁马 Krumë
库克斯 Kukës 61 64,054 956 库克斯 Kukës 16,686
特罗波亚 Tropojë 62 28,154 1,043 巴依拉姆·楚里城 Bajram Curri
莱什 Lezhë 8 159,792 1,581 莱什 Lezhë
库尔宾* Kurbin 65 54,519 235 拉奇 Laç
莱什 Lezhë 66 68,218 479 莱什 Lezhë
米尔迪塔 Mirditë 67 37,055 867 勒谢尼 Rreshen
迪勃拉 Dibër 9 191,035 2,507 佩什科比 Peshkopië
布尔奇察* Bulqizë 70 42,985 718 布尔奇察 Bulqizë
迪勃拉 Dibër 71 86,144 761 佩什科比 Peshkopië 14,136
马蒂 Mat 72 61,906 1,028 布雷利 Burrel
斯库台 Shkodër 10 257,018 3,562 斯库台 Shkodër
马拉希阿马达* Malësia e Madhe 75 36,770 897 科普利克 Koplik
普克 Pukë 76 34,454 1,034 普克 Pukë
斯库台 Shkodër 77 185,794 1,631 斯库台 Shkodër 82,455
地拉那 Tiranë 11 601,565 1,586 地拉那 Tiranë
卡耶亚* Kavajë 80 78,415 393 卡耶亚 Kavajë
地拉那 Tiranë 81 523,150 1,238 地拉那 Tiranë 343,078
发罗拉 Vlorë 12 193,361 2,706 发罗拉 Vlorë
达尔维那* Delvinë 85 10,859 367 达尔维那 Delvinë
萨兰达 Sarandë 86 35,235 730 萨兰达 Sarandë
发罗拉 Vlorë 87 147,267 1,609 发罗拉 Vlorë 77,691
阿尔巴尼亚 Shqipëria
3,087,159 28,748 地拉那 Tiranë

历史沿革

  历史学家多半认为阿尔巴尼亚人的祖先是伊利里亚人。他们曾在公元前3世纪建立起一个王国。罗马人决意攻占这个王国,以摆脱伊利里亚人对他们贸易船队的威胁。公元前167年,阿尔巴尼亚被占领。在以后的几个世纪中,这个国家又屡遭入侵。
  给阿尔巴尼亚留下最深刻影响的是土耳其人的侵略。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的军事入侵开始于1385年。当时一个阿尔巴尼亚王子与另一个王子发生纠纷,其中一个想借助于奥斯曼人。这样,奥斯曼人得以在阿尔巴尼亚长时间地实行其统治。他们所遇到的最主要的抵抗,是由乔治·卡斯特奥蒂即斯坎德培所领导的抵抗运动
  斯坎德培是阿尔巴尼亚名门之后,他曾被土耳其苏丹俘虏当作人质,受过伊斯兰教育,在土耳其军队服过役,并获得了很高的军衔。后来,他从军队逃出, 回到了祖国,他公开放弃伊斯兰教信仰,皈依天主教,并领导了反对土耳其人的民族抵抗运动,斗争了四分之一个世纪。1468年,随着他的去世,在阿尔巴尼亚反对伊斯兰教的最后努力宣告结束。从那以后,阿尔巴尼亚一直属奥斯曼帝国管辖。
  1912年,阿尔巴尼亚宣布独立,1914年所召开的国际会议,确立阿尔巴尼亚王子古尤姆·杜瓦伊为年青的阿尔巴尼亚国的国王。但是,他执政6个月后,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不得不放弃王位。交战各国在整个战争期间交替占领阿尔巴尼亚。
  1918年停战后的若干年里,阿尔巴尼亚内部局势动荡,内乱四起。动乱之中,涌现出一位改良政府首脑范·诺利,他是一个希腊正教主教。但是,阿赫梅特·索古推翻了他的统治,在1925年,宣布自己为共和国总统,1928年又称帝。他的统治是残暴的,但他在经济和国民教育方面进行了一些改革。
  索古为了反对南斯拉夫觊觎阿尔巴尼亚,与意大利签订了同盟条约。随之,从意大利那里得到了财政援助。他还鼓励意大利资本家到阿尔巴尼亚投资。1939年,第二次大战爆发前5个月,意大利人一举占领了阿尔巴尼亚,迫使阿尔巴尼亚国王逃之国外。1943年,意大利战败后,德国人曾控制过这个国家一年多。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共产党人领导的抵抗运动蓬勃兴起。后来,共产党人与民族主义者为夺取政权而斗争了一段时间,共产党最终夺取了政权。1945年,举行了选举,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的领袖恩维尔·霍查获胜,成为政府首脑。1946年,人民共和国宣布成立。
  在铁托和斯大林之间发生了分歧之后,阿尔巴尼亚与南斯拉夫的牢固关系中断了。阿尔巴尼亚站在苏联一方,从而得到了苏联经济、技术上的大力援助。但是,50年代当苏联与南斯拉夫恢复关系以后,阿尔巴尼亚将目光移向中国,并与中国一致认为:以苏联为首的东方国家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原理。作为对这一立场的报偿,阿尔巴尼亚开始得到中国的帮助。1968年,在苏联出兵捷克斯洛伐克之后,阿尔巴尼亚退出了在1961年加入的华沙条约组织,与苏联彻底断绝关系。
  1975年,阿尔巴尼亚面临的经济困难导致了一系列的政治斗争。1976年,新宪法开始实施。此时阿尔巴尼亚与中国的分歧已经表面化,开始对其国内的一些中国人提出公开的批评。同年1 月两国关系恶化,阿尔巴尼亚政府还逮捕了数以千计支持中国的干部。1978年,霍查在其著作《帝国主义与革命》中说:“毛泽东的思想绝不是马克思主义。”阿尔巴尼亚坚持拥护斯大林及其路线。1979年1月,阿尔巴尼亚以世界上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名义,为纪念斯大林诞辰一百周年举办了官方的、民间的庆祝活动。在经济上,中国的援助曾使阿尔巴尼亚走上了重工业的道路。阿尔巴尼亚从1978年起能自行生产农用拖拉机,1980年能够生产所需零配件的90%。1981年12月18日,地拉那电台宣布:自1954年以来一直担任部长会议主席,党的领袖恩维尔·霍查的左右手穆罕默德·谢胡因神经崩溃而自杀身亡。1982年12月7日,阿尔巴尼亚又在勃列日涅夫的继承人尤里·安德罗波夫上台后发表的第一篇评论中表示:“地拉那不曾同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发生过关系,也绝不会与安德罗波夫以及任何背信弃义的苏联领导人发生关系。”
  1982年1月,霍查要求议会任命阿迪尔·查尔查尼代替谢胡担任部长会议主席。查尔查尼在其声明中宣布:他将继续执行党的领袖霍查的“真正的马列主义路线”。
  值得注意的是,阿尔巴尼亚在1984年8月19日接待了联邦德国巴伐利亚州的总理施特劳斯,他是右翼基督教社会联盟党的领袖,这个巴伐利亚党是西德总理赫尔穆特·科尔的基督教民主联盟的兄弟党。众所周知,西德与阿尔巴尼亚没有外交关系,因为地拉那曾说过:绝不与波恩互换大使,直至西德赔偿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占领时期给阿尔巴尼亚造成的损失。
  恩维尔·霍查去世以后,新领导拉米兹继续着霍查的思想和政治路线。
  1991年4月通过宪法修正案,改国名为阿尔巴尼亚共和国。
  阿尔巴尼亚是世界上人均碉堡最多的国家,有“碉堡王国”的“美称”。
  一个面积仅2.8万平方公里、人口不过300多万的国家,却密密麻麻分布着几十万座碉堡吗?这便是碉堡之国阿尔巴尼亚的独特景象。
  为建碉堡阵花掉1亿多美元
  上世纪60年代初,作为欧洲“社会主义明灯”的阿尔巴尼亚曾在政治上既反美又反苏,同时与意大利、希腊、南斯拉夫等邻国也存在历史宿怨或者领土纠纷,可说是国门之外,四望皆敌垒,令这个小小山国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意识。当时的领导人提出“御敌于国门之外”的口号。富有游击战经验的他们把中国的“深挖洞,广积粮”要诀略加变通,喊出了“一手拿镐,一手拿枪”的响亮口号,具体措施之一就是全民动员建造碉堡。
  凡是去过阿尔巴尼亚的人,无不为星罗棋布的碉堡而惊叹。在广袤的农村田野上,每隔几百米就有一排碉堡,公路两侧、山顶山腰、房前屋后,甚至度假沙滩上都分布着各式各样的碉堡。这些碉堡有明碉、有暗碉;有暗道密如蛛网、多达几十个一群的群碉,也有孑然兀立的独碉;有能藏兵数百、附设粮仓弹药库的指挥大碉,也有仅能勉强塞进一人的单兵碉。不过最常见的,还是直径3到4米、半掩埋式的圆碉。在记者眼中,那些隐藏在草丛中的铁灰色圆碉,就像一口口倒扣的铁锅,或者是一只只静止不动的大乌龟,趴在那里窥视着过往行人。
  阿尔巴尼亚碉堡用优质的钢筋水泥建造而成,据说当时平均造价达到250美元,全国几十万座碉堡,总耗资达1.75亿美元以上,消耗的人力、物力更是惊人。当地人说,一座碉堡的耗资、耗材,足可建造一套标准的两居室住房。由于大量人工、材料消耗在碉堡上,阿尔巴尼亚人不得不长期忍受恶劣的居住环境。
  拆除起来特费劲
  在上世纪90年代,阿尔巴尼亚政局及周边形势发生剧变。如今,和平和发展同样成了这个山国的主旋律。照理说,这些远远超出自卫需要的碉堡既碍眼又占地,理应大量拆除,但十几年过去,仍有很多碉堡岿然不动。究其原因,第一大难题就是缺钱缺装备:当初修碉堡时讲究“敌情观念”,越结实越好。炮弹都炸不开的建筑,拆起来当然费劲。前些年阿尔巴尼亚为发展旅游,聘请北约的工兵部队拆除一处海滩上几百座小碉堡,结果这些大兵动用了挖掘机、推土机、吊车等重型设备,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交差。武装到牙齿的北约工兵尚如此,普通阿尔巴尼亚军民自然更困难了。另一个难题是没权拆。1992年开始的“土改”把许多碉堡连同土地分给农户,但农户们拿到的只是碉堡的“使用权”,产权仍属军队。不论多碍事,军方不说拆,谁也不敢动它。
  在记者见过的碉堡中,有的被改成仓库或羊圈,有的被充作小卖部或蘑菇房,还有的干脆被改成住房。风景区的一些碉堡被有钱人用低价买来,稍作装修便当作别墅,倒是冬暖夏凉别具情调。据记者打听,前几年的价格不过5万人民币左右一座。城市边缘的碉堡则被进城打工的农民占用,形成“碉堡版”的打工村。一些“卖相”不好、或地处偏僻的碉堡往往也能发挥余热:有些被改造成厕所供路人“方便”;有些则成为热恋情人幽会的伊甸园;有些靠近边境的废弃碉堡,更成为偷渡者的藏身所,甚至是通向境外秘密地道的开挖起点。
  能随身带走的“碉堡”
  虽然这些碉堡采光差、改造难、形状别扭,但它一不要房租,二不用交税,自然会得到精明商人的青睐。1985年,一个叫卡那·达拉的人在海滩相中了一座能容数十人的子母大碉堡,将其改造成“碉堡酒店”。酒店里的布置有如军队食堂,服务员也都出身行伍,不但言行举止一派军人风度,甚至菜单也按标准军用电报格式书写。据说每到旅游旺季,仅有的5个“雅间”需提前一周才能订到。受“碉堡酒店”启发,用碉堡开设的酒吧、咖啡馆、旅游专卖店也相继出现。不过按规定,一旦战争爆发,军方有权在4小时内将碉堡收回,重新投入战斗。
  有趣的是,还有种“碉堡”不但可以买为私有,还可以随身带出国门!这就是有名的阿尔巴尼亚碉堡式烟灰缸。这种烟灰缸用大理石做基座,顶上倒扣个穹状防尘壳,合在一起,酷似真正的阿尔巴尼亚圆碉。到该国旅游的人都爱买上一个带回家收藏。

政治

  1990年阿人民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决定取消宪法中规定阿劳动党是唯一的政治领导力量的条款,确定阿是政治多元化的法治国家;阿公民有成立党派和政治组织的权利。总统为国家元首,由议会秘密投票选举产生,每届任期5年,可连任一届。总统任命总理,并根据总理提名任命部长。2008年4月通过宪法的修正案 。宪法修正案规定,在未来的议会选举中实行比例代表制,即各政党按其所得票数在总票数中的比例获得议员席位;在由140名议员组成的议会中,超过简单多数,即71名议员,即可决定总统人选,而不是原来规定的超过议员总数的五分之三,即83名议员

议会

  国家最高立法机构,实行一院制,任期4年。

政府

  称部长会议,任期4年。

司法机构

  设最高法院、总检察院、上诉法院、地方法院。最高法院和各级法院行使审判权。最高法院院长和总检察院检察长由议会选举产生。

军事

  1992年阿“人民军”改名为“国民军”,建军节也由7月10日(1943年)改为12月4日。1997年阿社会动乱使阿军队几乎土崩瓦解。近年,为尽快加入北约,消除动乱的消极影响,阿国防建设问题提上议事日程。目前(2009年),阿军队处于重建和改革阶段。
  2000年1月阿议会通过阿国防安全战略和国防政策两个文件。阿国防政策的防御思想是,拥有一支捍卫国家利益所需的足够力量,重点防御来自北方的威胁。
  阿武装力量的使命是,捍卫国家的主权、领土完整和宪法秩序。阿现任国防部长为卢安·拉马(Luan Rama),总参谋长为珀隆比·恰齐米(Pellumbi Qazimi)。阿武装力量由国防正规军、快速反应部队和地方部队组成。阿实行义务和志愿相结合的兵役制度。
  改革后的阿军平时将保持3.1万人,战时将保持12万人。2001年,阿出台国家军事战略,阿武装部队由陆军、海军空军和两个支援司令部-训练与条令司令部和后勤司令部组成。计划到2010年,将现役兵力由现在的1.8万减至1.65万人。2004年国防预算1.02亿美元。总参谋长为珀隆比·恰齐米(Pellumbi QAZIMI)。

经济

  工业以食品、轻纺、机械、冶金、动力、建筑材料、化学为主。农作物有小麦、玉米、马铃薯、烟草、甜菜等。山区牛羊畜牧业较发达。交通以公路为主。都拉斯发罗拉为重要海港。输出以沥青、铬矿石、镍铁矿石、铜精矿、烟草、水果为主;输入工业设备、运输工具、农业机械等。

外交

  奉行务实的外交政策。

与中国政治关系

  1949年11月23日,阿中两国建交。2004年9月,纳诺总理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两国发表联合公报。
  建交以来的重要交往有:
  1956年8月,阿劳动党中央第一书记霍查率党代表团参加中共八大。毛泽东主席接见了代表团。
  1957年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彭真率中国全国人大代表团访阿。
  1957年5月,阿人民议会主席马尔科率阿议会代表团访华。毛主席接见了代表团。
  1958年9月,阿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巴卢库率阿军事代表团访华。毛主席会见了代表团。
  1959年5月,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彭德怀率中国军事代表团访阿。
  1959年9月,阿党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主席谢胡率阿党政代表团访华参加中国国庆十周年庆典,并同周恩来总理举行了会谈。
  1960年6月,应刘少奇主席的邀请,阿人民议会主席团主席列希对中国进行友好访问。刘少奇主席设宴欢迎,毛主席接见了列希一行。
  1961年1月至2月,阿党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科列加率政府代表团访华,同李先念副总理率领的中方代表团举行会谈,签订了中阿通商和海运条约、中国向阿提供贷款的协定以及相关议定书。
  1961年11月至1962年1月,阿部长会议副主席凯莱奇率政府经济代表团访华。
  1963年12月至1964年1月,周恩来总理率中国党政代表团首次对阿进行正式访问。中阿双方就进一步巩固和发展两党、两国之间的关系以及国际形势和国际共运的重大问题举行了会谈。
  1964年9月至10月,阿党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副主席、国防部长巴卢库率领阿党政代表团参加中国国庆活动,并进行友好访问。毛主席、刘少奇主席等会见了代表团。
  1965年3月,周恩来总理率中国党政代表团访阿。
  1966年4月至5月,阿部长会议主席谢胡率阿党政代表团访华。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邓小平等同代表团举行了会谈。毛主席接见并宴请了阿代表团。
  1966年6月,周恩来总理率中国党政代表团第三次访阿。
  1967年1月,阿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巴卢库率军事代表团访华。阿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卡博、中央委员什图拉访华,考察和学习中国文化大革命经验。毛主席接见了两代表团。
  1968年9月,阿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长巴卢库率党政代表团参加我国庆活动,并进行访问。周恩来总理和我军方高级领导人同阿代表团举行会谈。
  1968年10月,阿部长会议副主席查尔查尼率领政府经济代表团访华,周恩来总理、李先念副总理先后同代表团举行了会谈。
  1969年11月,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率领中国党政代表团访阿,参加阿国庆25周年庆祝活动。
  1970年9月,阿部长会议副主席凯莱奇率阿政府经济代表团访华。
  1972年11月,阿党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副主席兼国防部长巴卢库率军事友好代表团访华。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等同代表团举行会谈。
  1973年7月,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向前率军事友好代表团访阿。阿党中央第一书记霍查和部长会议主席谢胡接见代表团。
  1975年6月,阿党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查尔查尼率政府经济代表团访华。周恩来总理接见,李先念副总理与代表团举行会谈。
  1991年1月,阿外长马利列访华。这是自1978年中阿关系恶化后来华访问的首位阿政府高级官员。
  1993年2月,阿外长塞雷齐访华。李鹏总理会见,国务委员兼外长钱其琛与之会谈。访问期间,双方签署了两国政府贸易协定、鼓励和相互保护投资协定。
  1993年6月,阿部长会议副主席科普利库率政府代表团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国务院副总理兼外长钱其琛等分别会见,国务委员兼国家体改委主任李铁映同科举行会谈。
  1993年9月,国务院副总理兼外长钱其琛对阿进行正式访问。这是近20年来中国领导人首次访阿。
  1994年4月,阿人民议会主席阿尔布诺里率阿议会代表团对中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这是自70年代以来阿议长首次访华。
  1994年10月,全国政协副主席万国权率代表团访阿。阿总统贝里沙、议长阿尔布诺里分别会见了代表团。
  1994年10月,阿国防部长茹拉利率军事代表团访华。这是近20年阿国防部长首次访华,标志着中阿两军关系的恢复。
  1994年11月,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布赫率全国人大代表团对阿进行友好访问。
  1996年1月,阿总统贝里沙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这是30多年来阿最高领导人首次访华。江泽民主席同贝举行会谈,并签署了两国联合公报。双方还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阿尔巴尼亚共和国政府科学技术合作协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广播电影电视部和阿尔巴尼亚共和国广播电视总局合作协议》。
  1996年3月,阿内务部长穆萨拉依率阿内务部代表团访华。双方签署了两国内务部合作协议。
  1998年11月,阿外长米洛访华。胡锦涛副主席会见了米洛外长。唐家璇外长同米举行会谈。
  1999年7月,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王英凡访阿,同阿外长米洛举行了会谈。阿总统迈达尼、总理马伊科、副议长多克莱分别会见了王英凡。
  1999年9月,唐家璇外长在出席54届联合国大会期间同米洛外长举行了友好会晤。
  1999年9月,阿议会对外政策委员会主任戈多率阿议会代表团访华。李鹏委员长会见了代表团。
  1999年12月,应江泽民主席的邀请,阿总统迈达尼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江泽民主席同迈达尼总统进行了会谈。李鹏委员长和朱镕基总理分别会见了迈达尼总统。唐家璇外长同随团来访的米洛外长共进工作午餐。
  2000年9月,唐家璇外长出席第55届联大期间在联合国总部会见阿外长米洛。
  2000年10月,阿副外长朱菲来华进行两国外交部磋商,刘古昌部长助理与朱菲进行会谈,外交部杨洁篪副部长代表唐家璇外长会见了朱菲副部长,外经贸部副部长张祥、全国人大外委会副主任委员蔡方柏也分别会见。
  2000年12月,唐家璇外长对阿尔巴尼亚进行了正式访问,同阿外长米洛进行了会谈。阿总统迈达尼、总理梅塔、议长吉努什分别会见了唐外长。两国外长签署了中国政府向阿提供无偿援助的换文。访问结束时,双方发表了联合公报。

与中国经贸关系

  中阿两国政府经济技术合作混委会于1990年召开第一次会议。近几年中阿贸易额分别为:1996年977万美元,其中中方出口为730万美元,进口为247万美元。
  1997年贸易总额为664万美元,均为中方出口。1998年贸易额为884万美元,比1997年增长33%,均为中方出口。
  1999年贸易总额为1040万美元,比1998年增长17.8%,均为中方出口。2000年贸易总额为1432万美元,比上年增长37.7%,均为中方出口。
  【与中国在文化、科技与教育方面的交往与合作】
  1998年11月阿外长米洛访华期间两国签署了1998年至2000年文化教育交流计划。1999年阿派出2名留学生来华学习,中国赴阿进修1人。目前阿在华学习的留学生共9人,另有1名阿尔巴尼亚教员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任教。

重要双边协议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阿尔巴尼亚共和国联合公报(1996年1月20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阿尔巴尼亚共和国联合公报(2000年12月5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阿尔巴尼亚共和国关于深化传统友好关系的联合声明(2009年4月17日)

中国和阿尔巴尼亚是如何决裂的

  自1960年布加勒斯特会议后结成的亲密关系,在70年代经历了曲折复杂的历程后,到了1978年底终于彻底破裂。自1979年起,阿尔巴尼亚中断了与中国的一切贸易、文教、科技关系,仅仅保留了大使级外交关系。中阿关系这种“冬眠”的状态一直持续到1983年。这其中,有多少秘密,多少启示?
  1971年7月,美国总统特使基辛格秘密来华。在16日中美两国同时宣布尼克松总统将于1972年访华。当时考虑到兄弟国家对此可能产生误解,所以中国总理周恩来除了向其他兄弟国家的领导人通报有关情况、作解释外,很快就约见了阿尔巴尼亚驻华大使罗博,详细介绍中方与基辛格会谈情况,说明中国邀请尼克松访华的想法和对美国的政策,说明这是中美之间的“谈判升级”,是美国“找上门来的”。特别强调中国反对帝国主义的基本原则不动摇,不会拿原则作交易。阿尔巴尼亚大使说要回国作汇报。
  阿大使回国汇报后返回北京时带回了霍查签署的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给毛泽东主席的信递交给周总理。信中对中国调整对美国政策表示强烈不满,认为中国的决定“突然”,指责中国没有同阿尔巴尼亚“预先磋商”。说“在共产主义历史上,有过同敌人进行各级会谈的很多例子,但历史上类似的事情不可能重现,因为那是在不同的条件、时间和问题的情况下进行的”。因此信中说:“你们要在北京接待尼克松的决定是不正确的、不受欢迎的,我们不赞成、不支持你们这一决定。”信件详细阐明了阿劳动党反对的理由,认为中国的作法“在原则上和策略上都是错误的”。中阿之间出现了重大的政治分歧。
  毛泽东主席1974年提出“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阿尔巴尼亚领导人坚决反对这一理论,认为“三个世界理论是宣扬和推行种族主义,要统治全世界,奴役全人类,是反革命和沙文主义的理论”,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机会主义的变种”,是“反马列主义的”。阿对中国发展同罗马尼亚的往来,以及改善同南斯拉夫的关系和邀请铁托访华,也表示极其不满,对中国进行攻击。这些使已出现严重政治分歧的中阿关系更是雪上加霜。
  在1976年以前,阿尔巴尼亚除对尼克松访华问题正式表示过不同意见外,在同中方的接触来往中都避免提及其他方面的分歧,强调双方的团结。1971年11月,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召开第六次代表大会,邀请中*共派代表团参加。中*共根据当时国际共运状况改变派代表团参加兄弟党代表大会的做法。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对中*共的决定表示“不可理解”。1974年初,阿劳动党中央提出拟派谢胡率党政代表团访华。中方估计可能是要谈阿尔巴尼亚下一个五年计划期间中国援助问题,由于中国的五年计划尚未制定,难以洽谈,故予婉拒。对此,阿尔巴尼亚领导人表示不满,怀疑中国改变了政策。为了消除误解,增进了解,中国于当年11月派姚文元率党政代表团去阿参加阿尔巴尼亚解放30周年庆祝活动。姚文元对中国未能接待谢胡作了解释,并表示欢迎阿派代表团到中国洽谈经济合作问题。之后,中方又多次表示欢迎谢胡访华,但谢胡一直未成行。
  1975年以前,中国国庆,阿方除举行庆祝集会外,一般都由霍查率阿劳动党全体政治局委员出席中国大使馆的国庆招待会。阿尔巴尼亚的国庆,中国也隆重庆祝,先由周恩来总理后由叶剑英为首的多名中*共政治局委员出席阿尔巴尼亚大使馆的国庆招待会。中国访阿的团组,霍查或谢胡一般都会会见。阿来华访问的代表团,周总理一般都接见。1971年,联合国第26届大会通过以阿尔巴尼亚为首的23国关于中国席位问题的提案。
  霍查、列希(阿尔巴尼亚国民议会主席)、谢胡致电毛泽东、董必武、周恩来祝贺。阿尔巴尼亚政府决定派他们认为“最好的外交官之一”马利列重返联合国工作,以便对新参加联合国事务的中国代表团提供必要的帮助。谢胡对正在阿访问的以方毅为首的中国代表团说:中国同志在这方面需要什么帮助,我们将全力以赴。在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席位问题上,阿尔巴尼亚是出了大力的。
  总之,在中阿两国之间分歧不断加深和扩大的情况下,双方都还愿意保持友好关系,所以,政治关系方面基本上保持正常,但是,中阿高层来往减少,热情也呈下降趋势。虽说中阿之间的政治温度呈下降趋势,中国仍继续向阿尔巴尼亚提供经济援助。1970年8月,阿派党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家计划委员会主席凯莱奇率领阿尔巴尼亚政府代表团来华访问,商谈阿尔巴尼亚第五个五年计划期间(1971―1975年)中国向阿提供经济援助问题,其提出的经济要求共计为32亿人民币。中国根据阿实际需要和中国的可能,决定提供长期无息19.5亿人民币。同时中阿还签订了为期五年的长期贸易协定。阿方要求中国更多地接受阿尔巴尼亚的香烟、烟叶、成衣等,中方也同意了。阿方对此次谈判结果十分满意。谢胡11月3日写信给周总理说:“我们再次热烈地感谢中国对阿尔巴尼亚的慷慨援助和对阿尔巴尼亚一贯所持的国际主义和兄弟般的态度。”
  1974年10月,谢胡写信给周总理,提出了阿尔巴尼亚第六个五年计划(1976―1980年)期间对中国的经援要求。阿要求中国提供新贷款,在贷款项目下提供成套设备20个项目,一般物资98项,另外要求提供现汇贷款5000万美元。以上三项共约值50亿人民币。1975年6月阿尔巴尼亚派部长会议副主席查尔查尼为首的政府经济代表团来华商谈。中国认为过去对阿援助已经不少,这次阿方要求援助的数量过大,不仅中国力不从心,很难满足要求,也不利于阿尔巴尼亚自力更生地发展国民经济;另外认为阿方已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和自力更生能力,所以决定少给一些援助。在周总理会见代表团的谈话时强调中阿双方应实事求是。李先念、李强、方毅等与代表团进行多次会谈。
  中方向阿提供的援助与阿方的要求之间差距较大。阿尔巴尼亚代表团派人回国请示,后查尔查尼以阿党中央名义宣称:对中国突然地严重减少对阿援助“很不理解”、“很不满意”、“严重不安”,坚持要求增加贷款,还提出延期偿还需1976―1980年应偿还的贷款。李先念对中方这次提供的援助作了解释,除同意延期偿还贷款外,在其他方面没作出大的让步。阿要求提供石油专项贷款和派人勘探石油,中方没同意。在7月30日双方签订的中国向阿提供的贷款协定中,中方提出的数额为10亿元人民币。在这次谈判中两国还签订了1976―1980年长期贸易协定。五年贸易额规定为10亿元人民币,进出口各5亿元人民币。阿方还一再要求中方提供粮、油,中方坚持未供;而中方需要的原油、沥青,阿方也未给。
  对这次谈判的结果,阿方很不满意,代表团团长表示“无法理解”,说在美帝苏修对阿尔巴尼亚封锁和侵略、国内阶级敌人颠覆破坏的时刻,中国减少援助,使阿处于极为严重局面,表示“遗憾”。阿代表团回国后未像过去那样宣传。过去每谈一个五年计划的经济援助后,代表团回到国内同中国使馆人员见面时都要宣传中国给阿的巨大援助,中国使馆外交官到机场迎接代表团时,首先是大谈在北京谈判的成果,会向中国表示兄弟般的谢意,会感谢中国给了阿尔巴尼亚巨大的国际主义援助等。此次代表团回到地拉那机场时,见到中国外交官迎接,根本不提在北京谈判的事情,更没有感谢一类的话。代表团回国后不久,在阿尔巴尼亚的半山坡上刷出了红色大标语,内容是:阿尔巴尼亚人民绝不会在外来经济压力下低头,阿尔巴尼亚绝不会在外来经济压力下放下自己的旗帜。这很清楚指的就是中国,因在那个时期,不可能也不会指美国和苏联,因为他们之间根本不存在经济方面的关系。从此以后,中阿之间在各方面降了温,阿当年就降低了出席中国国庆及八一建军节招待会的规格。
  中国未能满足阿尔巴尼亚对外经援、军援的庞大要求,成为后来中阿关系恶化的重要原因之一。“文化大革命”后期,中国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粉碎“四人帮”以后,中国百废待兴,对阿尔巴尼亚的援助要求无法全部满足,也无法及时满足,阿不但不体谅中国的困难,反而把不能满足对它的援助问题,上升到政治高度,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的报告中,霍查含沙射影地攻击中国。
  到1978年,阿尔巴尼亚的态度越来越恶劣,强加于人,拒绝协商解决问题,两国关系再也无法维持下去了。此时正值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邓小平复出后,在外交领域,作出的第一个重大决策,就是果断地摆脱中阿关系的畸形状态。

中国对阿尔巴尼亚的援助

  在中国人眼里,上世纪60年代的阿尔巴尼亚是“情同手足的兄弟国家”。在阿呆了22年的新华社记者王洪起,是中国常驻该国时间最长的新闻记者,经历了霍查、阿利雅和剧变后至今的各个阶段。在即将付梓的《“山鹰之国”亲历》一书中,他揭示了中阿两国之间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中国军援阿尔巴尼亚情况概述

  阿尔巴尼亚曾是“社会主义在欧洲的一盏明灯”。因而是中国重点军援的国家之一。其中仅火炮一项装备中国就无偿援助了阿1万余门。小小的阿尔巴尼亚竟有一万余门火炮,当时苏、美两个超级大国的军队现役炮兵装备也没有这个数(分别属于北约和华约两个军事集团的盟国装备不能算在内)。装备万余门火炮是一支庞大的炮兵部队。阿尔巴尼亚(领土面积为2.87万平方公里,三分之二为丘陵山地)处处可见中国造火炮。
  已解密的中共党史资料证明了中国援助这批火炮的情况,“1961年至1978年”期间,这期间阿尔巴尼亚没有战争行动,因而不存在战争损耗。看过有关资料才明白,原来阿尔巴尼亚除了满足部队平常需要外,还有相当数量的火炮作为战争储备。这部分火炮自然是藏进了地下军火库了。
  从1961年至1978年间,中国对阿尔巴尼亚的武器(不称“军援”,因为武器装备援助只是军援中一项内容)援助有:各种枪75.2万支(挺),各种枪弹15.64亿发,坦克装甲车890辆,火炮1.1万余门,炮弹822万发,飞机180架,舰船46艘,地空导弹系统两套,导弹224枚,鱼雷196条,汽车4230辆。(其它形式的军援如造飞机场等不在此赘述)。中国对受援国还帮助他们熟练掌握使用受援武器。 中国对阿总援助金额按照现时的汇率来计算,19年间对阿国援助总额达到9000亿元之巨,按照六七十年代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来看,我们国家是举国之力、倾国之力去援助阿尔巴尼亚。
  20世纪七十年代中苏交恶,霍查为首的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反对毛泽东提出的“三个世界”的理论,强烈反对中国同罗马尼亚和前南斯拉夫进一步密切关系,双方出现意识形态分歧,以至1973年阿尔巴尼亚派出代表团来中国专程商讨援助问题,其提出的漫无边际的援助项目和要价被中国大部分拒绝。那么,中国对阿尔巴尼亚仅武器援助一项将远远超出上面的数字。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已逞全方位跃进态势,阿尔巴尼亚攻击中国全面复辟资本主义,比苏联修正主义更加可怕可恨,使两国关系全面恶化。致使邓小平彻底停止了中国对阿尔巴尼亚的援助,援助阿尔巴尼亚的武器装备数量也会远远超过上面的数字。邓小平主政时期,在中国重点援助的国家名单上只增无减,增加的援助国家主要是3个非洲友好国家。
  有人又会骂当时的中国领导为什么养了阿尔巴尼亚这只白眼狼?其实,中国进入联合国,阿尔巴尼亚领导人霍查当时派了他们最强的外交使团出席联合国大会,竭尽全力做与阿友好国家的工作,让他们投中国的票,给中国帮了忙。 回报阿国是应当的,只是回报的代价实在巨大,甚至在后期变成阿尔巴尼亚对中国赤裸裸地索取及勒索,这是中国对外军援中的最不幸。
  

1978年中国基本上停止了对阿军援(阿尔巴尼亚需要的武器零配件中国仍以各种方式给以满足)后,阿尔巴尼亚利用储备军援,部队训练等没有受到影响。直到欧洲社会主义阵营瓦解后,阿尔巴尼亚军队装备还是全部中式装备。1992年,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已改名为社会党)在大选中被民主党击败,结束了长达48年的一党领导,阿尔巴尼亚军队使用的还是中国装备。阿尔巴尼亚民主党想进口西欧国家的武器,穷得拿不出更新武器的钱,只好凑合着用中国六十、七十年代援助的武器。
  阿尔巴尼亚今年4月1日加入北约。在这之前的7、8年时间里,特别是科索沃战争的爆发,美国和北约国家开始重新装备阿尔巴尼亚,逐渐并全部淘汰了中国武器。

旅游交通

  大多数阿尔巴尼亚人出门时都乘坐私营小巴(furgon)或较大的公共汽车。公共汽车和小巴通常天一亮就开始营业,到下午2点收工。它们经常往返于地拉那和都拉斯之间(相距38公里),末班车于下午5点发车,但开往北部和南部其他城市的车次较少。从阿尔巴尼亚的任何城市,你都能乘车到达地拉那,但其他城市之间则未必开通了直达车。这里的车费很便宜,但很少给车票。多人乘坐的小巴总要等到满员或几乎满员时才开车。小巴的车票要高于公共汽车,但总的来说还是非常便宜。下车时请向司机或乘务员支付车费。
  地拉那、都拉斯和斯库台(Shkodra)拥有市内公共汽车。车内十分拥挤,因此请留神照看自己的随身物品。

特别提醒

  建议你不要到这个国家最北端的巴依拉姆·楚里城(Bajram Curri)一带去旅游,因为它的周边地区一直处在动荡之中。巴依拉姆·楚里一带靠近科索沃的北部边界地区仍然有地雷。
  不要随意施舍。一些旅游者说这个国家乞讨是个问题。
  由于阿尔巴尼亚封闭的时间太长,大多数外国人,特别是黑人旅游者,可能会引来好奇的目光。
  腐败的警察可能会敲诈你。如果不能得到官方的收据,一定要坚决拒付任何费用。另外,请随身携带至少一份护照的复印件。
 

支持单位:世界经济文化交流协会/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商业行业分会/中国国际商会商业行业分会/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咨询专家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168号希尔顿酒店B座写字楼1119号楼上 合作电话:010-83065260
稿件信箱:1486910993@qq.com/投诉邮箱:lixiaotian0927@126.com
版权所有:世界经济合作网 CopyRights:World Economic Co-operation Network